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年代文男配的极品前妻重生了 > 8、第 8 章

8、第 8 章

目录

    第八章:衣服鞋子

    儿童衣服?

    儿童鞋子?

    梅红梅问:“你的意思是卖儿童衣服和鞋子?”

    南湘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摇头说:“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南湘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卖不出去,之前咱们县城的制衣店都做过儿童衣服和鞋子的,结果并没有什么人买,就我这两双儿童鞋都是碰巧卖出去的。”梅红梅直接说。

    南湘抓住关键点问:“之前是多久?”

    梅红梅想了想说:“两年前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和两年前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梅姐,你没有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南湘她是看完整部《八十年代好日子》的。

    书名前缀虽然是“八十年代”,但整本书涉及到了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,她知道社会在迅速向前发展,以后会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她略微思考一下,用最容易理解的方式和梅红梅,说:“梅姐,自从改革开放的经济政策实施以来,国家发展越来越迅速,我们南化县也是,从吃不上穿不暖,到现在手里有闲钱,几乎是一天一个样,试想一下,你这个店要是开在两年前或者五年前,会有这么多人光顾吗?”

    梅红梅听的神情一震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她的红梅制衣店也是这两年才开始生意兴隆的,她丈夫这两年虽然身体不好,但是她也感觉的到大家伙日子过的好了。

    一些人不但愿意来她这儿改衣服做衣服,还愿意买衣服了,她不能因为两年前儿童衣服鞋子的失败,就觉得现在也不能做儿童衣服鞋子。

    可是她还是有些担心说:“做儿童衣服鞋子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南湘鼓励的口吻说:“我们可以试试啊,反正试一试不吃亏,而且现在都是夏天了,儿童衣服也不贵,万一卖不出去,我们再把衣服拆了,做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可是我们怎么试?”

    “让我家孩子试。”南湘笑着说。

    梅红梅诧异地看向皮皮糖糖。

    皮皮糖糖昂着小脸不解地看看妈妈,看看梅姨。

    南湘点头说:“我准备做两套比较好看的儿童衣服和鞋子,给皮皮糖糖穿上,然后向客人们推销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惊讶地问:“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试试嘛,万一赚钱了呢?”

    梅红梅想了想,也是,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收入,每天吭哧吭哧地改衣服做衣服,赚的就是个手工费,不如尝试扩展一下业务。

    万一赚着钱了,可以提前给她那口子做手术,也省得现在提心吊胆的,害怕爱人离世,于是她咬牙说:“行,试试就试试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南湘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来做。”南湘说。

    梅红梅立刻说:“那我提供布料针线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赚钱的话……”这个事情是南湘最关注的,她现在生活很拮据,她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赚钱养活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梅红梅豪爽地说:“平分!”

    衣服鞋子是南湘设计制作,梅红梅提供工具和平台,利润平分的话,很合理,南湘点头:“行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么定了。”梅红梅话锋又一转:“不过,咱们也不能耽误本质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先干半天活,剩下半天做儿童衣服和鞋子。”

    “成,希望我们能够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湘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想法一定,未来就多了一份希望,梅红梅缓缓地吐了一口气,因为丈夫生病婆婆骨折的暴躁情绪得到缓解,打心眼里希望可以打开儿童衣服和鞋子这条路子,多多赚钱。

    转而还想和南湘说什么,南湘已经坐在缝纫机前开始干活了,她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像南湘这么好看的人,今天又发现南湘特别聪明,心中隐隐觉得南湘以后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是她心里非但没有嫉妒,反而觉得荣幸。

    接着又觉得自己想太多,失笑摇头,转身去收拾另外一台缝纫机,准备和南湘一起做衣服。

    整个红梅制衣店里都是噔噔脚踩缝纫机的声响。

    有客人进来,梅红梅便停下来招待客人。

    南湘除了和皮皮糖糖互动一下外,一直都在不停地做衣服,一个上午就做好了七八个单子。

    可把梅红梅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她也跟着高兴。

    在心里算了算这一上午可以赚一块多钱,可是这一块多钱又不能立马到手。

    如今她手里只有一块多钱了,她也不敢乱花,所以什么都没有买,就用牛车推着皮皮糖糖回家,从后院里荒着的菜地里摘了些小葱和青菜,做了青菜面条,皮皮糖糖一点儿也不介意,吃的可欢了。

    饭后她在东西屋翻箱倒柜一通,终于找到纪随舟的铅笔和用过的练习本。

    突然发现纪随舟字写的真好看。

    也是,纪随舟可是《八十年代好日子》里的一号男配,是第一个令女主李云云心动的男人,长得好看,脑子好使,后来还成为商界大佬,就是非常不幸地遭遇“南湘”的算计,过早地有了一段婚姻,不但戴了绿帽子,后来还独自带着一傻一残的两个孩子生活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的南湘心疼纪随舟这样的好人。

    好在她重新做人了,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,也不会给纪随舟那么多苦难,她拿着纸笔趴在凳子上准备画儿童衣服和鞋子。

    皮皮糖糖见状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在南湘每天甜言蜜语的攻势之下,已经很快忘记了“南湘”的坏,对南湘越来越信任,渐渐有了孩子的样子,此时一起好奇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南湘回答:“铅笔和本子啊。”

    皮皮指着上面的字说:“字。”

    南湘点头说:“对,是爸爸写的字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?”皮皮糖糖一起看南湘。

    “对,皮皮糖糖的爸爸。”南湘算了一下,纪随舟已经离家半年多了,两个孩子应该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果然,皮皮糖糖眨巴了两下黑溜溜的眼睛,一起茫然地问:“爸爸是谁?”

    南湘说:“皮皮糖糖的爸爸叫纪随舟。”

    糖糖忽然像是有点印象,又像是没有,发出软软的小奶腔:“妈妈,爸爸疼我,疼糖糖。”

    南湘当即肯定地说:“对,爸爸特别疼糖糖。”

    “皮皮呢?”皮皮问。

    “爸爸也疼皮皮的。”纪随舟真的是个好父亲,不管是过去现在,还是未来,都是个好父亲,所以南湘毫不掩饰地和皮皮糖糖说纪随舟的好。

    皮皮糖糖非常有兴趣地听着。

    南湘就边画儿童衣服和鞋子,边和皮皮糖糖说纪随舟的事儿,在两个孩子的心中增加父爱的美好,看着两个孩子眼神温暖又安定,她就觉得自己做的很对。

    很快她的儿童服装草稿画好了。

    她专心地陪皮皮糖糖玩耍,顺便拿着铁锹把后院荒了的小菜地给整一整,回头再种些青菜小葱什么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她依旧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。

    很快地就将儿童的衣服和鞋子定稿了,然后她从红梅制衣店那儿拿了布料、泡沫鞋底、布头、直尺和粉笔,得空就在家里画一画剪一剪。

    就这么过了三四天,她和两个孩子的日子过的依旧拮据。

    可是梅红梅惊讶地发现皮皮糖糖长胖了,开朗很多,忍不住赞叹:“你家两个孩子可真好看呀!”

    这夸奖,简直夸到南湘心里头了,她在两个孩子面前向来不谦虚,说:“对,我儿子女儿就是好看!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小脸埋在南湘的腿上。

    梅红梅哈哈大笑,接着问:“衣服做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南湘说:“做的差不多了,下午我回去把鞋子做好的话,两套衣服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。”梅红梅迫不及待地说。

    “明天全部做好了,再给你看。”南湘卖个关子。

    “行!”梅红梅说:“反正我也不急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就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南湘又要推牛车。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南湘啊,牛车太慢,要不你就骑我自行车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平时忙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急事儿,你用自行车正好,我推牛车没问题的,回头赚钱了,我再买自行车。”

    “行,到时候买永久牌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南湘推着皮皮糖糖回到家之后,吃了午饭就开始给皮皮糖糖做鞋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已经开始热,所以她是用布条做的儿童凉鞋。

    直做到皮皮糖糖入睡,她终于做好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,给皮皮糖糖穿上新衣服新鞋子的时候,两个孩子都呆了,他们记忆中还是第一次穿新布料的衣服,当即跑到三开柜前的大镜子前照一照。

    皮皮对着镜子笑。

    糖糖软软地说:“妈妈,我好好探呀。”

    南湘笑说:“对,你好好看。”

    糖糖有些害羞地说:“和妈妈一样好探。”

    南湘给予肯定:“是,和妈妈一样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两个孩子一起笑。

    “不能弄脏了喔。”南湘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两个孩子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梅姨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