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年代文男配的极品前妻重生了 > 4、第 4 章

4、第 4 章

目录

    第四章:天降工作

    皮皮点头。

    南湘眼睛瞬间红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皮皮糖糖受了很大的折磨,所以不愿意开口说话,她已经做好长期的心理安抚准备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过一个晚上,皮皮就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皮皮又问:“你也系兔妈妈吗?”

    南湘声音微微发颤:“是,我是,我是兔妈妈。”

    这个兔妈妈的睡前故事是她临时编的,确实是套用她自己的事情,令她意外的是皮皮听进去这个故事,还运用到她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真的太聪明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样聪明的皮皮在书中的结局确实是个傻的……她又是一阵自责和心疼。

    皮皮又问:“你也受伤辽?”

    南湘指着脑袋和皮皮说:“以前妈妈这儿有问题,忘记你和糖糖了。现在没有问题,妈妈就记得你和糖糖,记得你和糖糖是妈妈儿子女儿。”

    皮皮问:“那你以后、真的不打我和妹妹辽?”

    南湘坚定地说:“真的!妈妈再打你们,妈妈就是小狗!好不好?”

    皮皮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都说父母对小孩子都是极度宽容的,其实小孩子对父母才是最宽容的,只要父母稍稍给予他们一些关心和呵护,他们很快忘记父母的坏。

    皮皮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南湘感动的落了泪,一把搂着皮皮:“皮皮真好。”

    皮皮身体还是有一点点僵硬。

    南湘却知道皮皮已经在接受她了。

    她眼泪止不住,却是笑着,一抬眼看见糖糖呆呆地看着自己,她伸手搂过糖糖说:“糖糖也特别好,皮皮糖糖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都不动,任由南湘抱着。

    南湘抱了差不多五分钟,慢慢放开皮皮糖糖,笑着:“饿了吧,走,妈妈去做早饭,吃完早饭,我们就去县城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南湘用仅剩的面粉做了三个面饼子,拿出水缸里存的鸡汤拿出来在地锅里热一热,早饭就很快做好了,母子三人都吃的很满足,皮皮糖糖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。

    南湘说:“走,我们去县城做衣服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终于对南湘的话有所回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南湘内心涌出难以言喻的甜蜜来,接着拿出自己的两套衣服,对皮皮糖糖说:“米色的衣服给皮皮做衣服,花色的给我们小糖糖做衣服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一起回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湘把衣服装起来,顺便用化肥袋子装了一只公鸡,转头对皮皮糖糖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不解地看着化肥袋中的公鸡。

    南湘说:“公鸡不下蛋,卖了它,买面粉吃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一脸不舍的样子。

    南湘说:“就卖这一只,剩下两只绝对不卖了,妈妈保证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这才点头。

    南湘一手拎着一只鸡和两套衣服,另一只手拉着糖糖,糖糖则拉着皮皮。

    母子三人就这么朝县城走。

    小路上遇到不少邻居,南湘微笑以对。

    可是邻居干巴巴地回一下,然后侧首看向别处,很明显不想理南湘。

    南湘也管不了他们,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背后邻居们议论她,说她卖了麦子又卖鸡,说她就是败家娘们,说她不知道疼孩子,说皮皮糖糖的衣服都快遮不住身体了,说她糟蹋了大好青年纪随舟……嗯,说的都挺对的。

    南湘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就这么走上大路,她考虑到皮皮糖糖太小,所以走的很慢,时不时抱一抱皮皮或者糖糖。

    三十分钟的脚程,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县城。

    这时候县城已经有不少人,道路边有卖花生的,卖麻花的,卖木盆竹筐鸡罩等的,很是喧闹。

    皮皮糖糖好像没有进过县城,怕生地靠着南湘。

    南湘很享受这种依赖感,带着两个孩子在路边卖公鸡。

    很快就以两块六毛钱的价格,卖掉公鸡。

    南湘手上总共就有了四块二毛七分钱,她先去裁缝店看看情况,于是拉着皮皮糖糖找裁缝店。

    路上看到解放饭店、红旗供销社、大业照相馆、友邦自行车修理处、向阳包子店等等,终于看到一家裁缝店。

    叫“红梅制衣店”。

    门口竖着一块木板子。

    木板子上面是用木炭写的歪歪扭扭的一些字:

    “手工费:

    “中山装上衣一块八毛钱。

    “三扣小西服一块七毛钱。

    “尖领的确良褂子一块钱。

    “前开衩男士裤子两块钱(包拉链)。

    “侧开衩女士喇叭裤一块五毛钱(包拉链)。

    “夏天汗衫六毛钱,小孩子的四毛钱(没有扣子)。

    “夏天大裤头四毛钱,小孩子的三毛钱(包松紧带)。

    “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以上自带布料,本店手工费用包括测量尺寸、针、各色线、拉链、布条、松紧带和纽扣等等,如有疑问,进店询问红梅。”

    看完这些通俗的大白话,南湘算出来做一套儿童衣服需要七毛钱,她在心里估算一下自己买针、五色线、直尺、顶针、剪刀等等也要花上一块钱,而且她还需要花大量时间手工缝制。

    那不如直接花一块四毛钱在红梅制衣店给皮皮糖糖各做一套,那么她手上还剩下两块八毛七分钱生活费,肯定可以苟到她找着赚钱的工作。

    于是她拉着皮皮糖糖朝红梅制衣店走,才到门口,就看见里面站着四五个客人,正七嘴八舌地和一个女人说话。

    女人三十出头的样子,圆脸,五官端正,穿着绛红色的短袖,扎着乱蓬蓬的低马尾,大声与客人交流:“什么?你说的确良,对啊,的确良本来就不透气啊,诶,刘姐你来了,喇叭裤做好了,一块五毛钱,周叔啊,对不住,你的中山装还没有做好呢。”

    女人忙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南湘拉着皮皮糖糖稍微等待一下。

    伴着一个个客人都离开,南湘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这儿的老板,叫梅红梅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:“梅姐,你好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看南湘一眼,她做裁缝这一行时间不短,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,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姑娘,皮肤白皙,五官精神,身形纤细又凹凸有致。

    虽然穿的简简单单,但还是令她惊艳了一把。

    她笑着招呼:“你好你好,做衣服?”

    “对,给我两个孩子做。”南湘说。

    “你都有孩子了?”梅红梅惊讶于南湘的年轻。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我的两个孩子。”南湘低头看皮皮糖。

    梅红梅看一眼,说:“长得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带了衣服过来,做两套儿童夏装,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衣服呢?”梅红梅问。

    南湘将胳膊上的衣服递给梅红梅看。

    梅红梅接过来说:“一块六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外面写的不是一块四吗?”南湘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识字?”梅红梅反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湘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办了,我上面写的是一块四毛钱,但是你带来的是成品衣服,我得给你拆了,重新计算哪块布料用在哪里,这个很废时间的,你也看到了,我很忙。”梅红梅实话实说:“所以价格就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有客人进门,梅红梅赶紧招呼一句。

    南湘说:“如果我自己拆,是不是就不多收两毛钱了?”

    两毛钱现在对她来说,也不是小数目啊。

    “你拆?”梅红梅惊讶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上下打量南湘,又看看两个孩子,长得真好,她这个人就抗拒不了长得好看的,于是说:“行,你拆吧,你要是会做衣服,你到旁边的缝纫机上做出来都行,我不收你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南湘惊喜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做四套的话,也是免费了?”

    梅红梅顺口就说:“你能做出来就免费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喔,那我先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笑了笑,缝纫机不是那么好操作的,她可是学了三个月才学会蹬缝纫机,然后又花很长时间才会做衣服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眼前这么年轻好看的姑娘会做衣服。

    会做衣服的早就赚钱了,两个孩子穿的衣服也不会又破又小,所以她也就不管南湘了,转而招待其他客人。

    南湘拉着皮皮糖糖走到缝纫机前,温柔地和皮皮糖糖说:“宝宝们,妈妈要给你们做衣服,要花费一些时间,你们不要着急,在这里陪着妈妈好不好?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南湘坐到旁边的小凳子上,拿起剪刀,挑断衣服的线头,她开始抽线。

    一旁的皮皮糖糖见状走了过来,小手跃跃欲试,终于忍不住捏住一根白线,心中一喜,正要用力时,看见南湘看过来,他们同时一愣。

    南湘眉眼一弯,温柔地问:“你们也想拆?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皮皮糖糖帮着妈妈拆。”南湘挑一条裤子的线头给皮皮糖糖说:“来,拆吧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趴在南湘腿上抽线头。

    南湘把其他衣服的线头抽掉,松紧带抽掉,扣子取下来,再看向皮皮糖糖时,他们已经把所有线头都抽掉。

    她满脸喜悦地说:“都拆好了,皮皮糖糖,你们怎么那么棒呢?”

    皮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