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年代文男配的极品前妻重生了 > 14、第 14 章

14、第 14 章

目录

    第十四章:转机

    梅红梅回答:“我打算卖了这个店。”

    南湘震惊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梅红梅也没有隐瞒:“我需要钱。”

    南湘微怔了一下,看着梅红梅通红的眼睛,问:“是不是你爱人需要做心脏手术?”不然梅红梅舍不得卖掉这么赚钱的红梅制衣店的。

    梅红梅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湘又问:“手术费用多少?”

    梅红梅回答:“五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五千块?

    在这个年收入不足三百块钱的时代,五千块钱就是不折不扣的天文数字,南湘问:“还差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两千块钱。”梅红梅说。

    南湘环顾一下店面情况,问:“店面能卖两千块钱吗?”

    梅红梅实话实说:“卖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梅红梅无可奈何地说:“我再去找亲戚朋友借一借。”

    “再?你这几天……”南湘忽然这几天梅红梅天天都外出有事。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就是去亲戚朋友那儿借钱。”梅红梅虽然和南湘相处只有一个多月,但是她真的喜欢和信任南湘这个人,所以她对南湘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南湘忍不住多问一句:“还能借到吗?”

    梅红梅沉默地按了按肩膀上的布袋子,里面是厚厚一沓借条,她连小学同学都借了,真的找不到人借了,可是她不能放弃,一旦放弃孩子他爹就没了。

    南湘问:“什么时候手术?”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十天后。”

    十天。

    这时间也太赶了。

    也是,要是时间不赶的话,梅红梅就不会着急卖店面了,南湘问:“那你这个店面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这间房子、两台旧缝纫机和所有布料加在一起,也就一千块钱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差一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湘想了想,说:“我这儿有三百多块钱,借给你三百块。”

    这个月南湘提成拿到了两百七十多块钱,纪随舟又寄过来一百块钱,她拿着三百七十多块钱买了不少米面粮油洗衣粉洗发水雪花膏等等,剩下三百三十多块钱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花八十花八十块钱给皮皮糖糖买收音机,结果卖收音机的回乡下娶媳妇,一直没有回来,她的八十块钱没有花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手里面还是三百三十多块钱。

    三十多块钱够她和皮皮糖糖生活一段时间了,她可以借给梅红梅三百块钱。

    梅红梅听后怔住,这几天她为孩子他爹的事儿,心力交瘁的,中午带着笑容表哥家,想着她曾经帮助他们很多,借钱应该很容易,结果表哥表嫂对她一阵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末了也没有借给她一毛钱。

    她难过地坐在马路牙子上哭了一场,觉得自己挺失败,借钱都借不到,没想到南湘要主动借给她三百块钱。

    她眼睛再一次红了。

    南湘赶紧问:“梅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梅红梅拉住南湘的手,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南湘说:“我也只能拿出三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声音微颤:“我知道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谢,你帮助我们很多。”

    南湘刚从《八十代好日子》中觉醒出来的时候,皮皮糖糖穿的破破烂烂,她身上只有一块多钱,也没有办法联系上纪随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梅红梅给了她工作的机会,又多次提前给她提成,她和皮皮糖糖真的不知道如何渡过难关,所以她愿意回报梅红梅。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不不不,是你帮助我,你来这儿上班,就是帮了我大忙了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这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觉得南湘是给她打工的,她觉得南湘是拯救她的,这一个多月她赚了以前一两年的钱,要不然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还要借多少钱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,你赶紧想办法筹钱吧,明天我到邮政局取了钱就给你。”南湘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梅红梅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店……”南湘四周环顾了一下,心里十二分的舍不得,但是和生命相比,这个店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舍不得这个店。”梅红梅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活着最重要,我们两个有手艺,以后还可以再开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梅红梅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就找下家吧,在卖出去之前,店继续开着,我们能赚一毛是一毛。”南湘笑着说。

    梅红梅猛点头,眼泪又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南湘知道梅红梅的困难,拍了拍梅红梅的肩膀说:“梅姐,没事儿,只要活着,就有希望。这只是人生的一个坎儿,跨过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南湘不安慰还好,一安慰梅红梅就控制不住这些天心里的难过和委屈,趴在南湘的肩膀上呜呜地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皮皮糖糖见状,小脸一呆。

    皮皮说:“梅姨哭辽。”

    糖糖惊讶地说:“大人也会哭喔。”

    皮皮说:“大人肥哭的。”

    糖糖说:“妈妈米有哭。”

    皮皮说:“因为,因为妈妈腻害。”

    糖糖跟着说:“爸爸也腻害。”

    皮皮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糖糖想了想,问:“哥哥,爸爸和妈妈谁腻害?”

    皮皮说:“妈妈腻害!”

    糖糖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皮皮想了想说:“因为因为爸爸米有给我们、买面面吃。”

    糖糖无比赞同地说:“对!”

    这些话传入南湘的耳中,南湘暗窘了一下,防止皮皮糖糖再说下去,她转头冲皮皮糖糖做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皮皮糖糖立刻用小手捂住小嘴巴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南湘这才继续劝慰梅红梅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梅红梅才情绪稳定。

    南湘把梅红梅拉坐到一旁,倒了些水,故意询问梅红梅这些天的情况,给梅红梅解解压。

    将近傍晚的时候,她再次鼓励梅红梅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之后她才推着皮皮糖糖回到水湾村。

    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,南湘想了想梅红梅的事情,打心眼里希望爽利开朗的梅红梅一切顺利,同时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没了这份工作,她还可以再找,可是想要找一个梅红梅这样的老板,着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她一定可以找到工作的。

    她这么安慰着自己,一转头看见皮皮糖糖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盯着自己,她问:“你们怎么还没有睡?”

    皮皮说:“妈妈,你没有讲故事呢。”

    糖糖接话:“对鸭,妈妈,你肿么还不讲捏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等妈妈讲故事呢?”南湘问。

    “嗯呐!”皮皮糖糖发出奶里奶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‘嗯呐’,咋这么可爱捏。”南湘捏皮皮糖糖的小脸。

    皮皮糖糖嘻嘻笑。

    南湘看着白嫩嫩的儿子女儿,声音不由得温柔,说:“妈妈今天就给你们讲一个故事,明天你们给妈妈讲故事听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阔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南湘搂着皮皮糖糖,慢悠悠地讲童话故事,很快地就把皮皮糖糖给讲睡着了,没一会儿南湘也入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母子三人吃了早饭之后,南湘特意带上家里的户口本和第一代身份证来到县城的邮政局,结果邮政局还没有到上班时间。

    她带着皮皮糖糖站在邮政局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等到邮政局上班了,她按照程序填写取款表格,取了三百块钱出来,推着皮皮糖糖朝红梅制衣店走时,看见不少红梅制衣店的老主顾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要做儿童服装的华老师。

    上次华老师拿着她画的儿童服装回去给学校其他老师和校长看,他们都不太满意的样子,她就改了好几版。

    改来改去都改成校服样子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学校的老师和校长满意不满意,再不满意的话,红梅制衣店一卖,他们只能找其他店面做了,到时候别耽误使用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喊一声:“华老师!”

    华老师闻言转头,看见南湘后惊喜不已:“南湘。”

    “华老师,早上好啊。”南湘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南湘问:“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华老师笑着说:“我去找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南湘问:“老师和校长还要改图?”

    华老师笑着说:“不改了,定了。”

    南湘开心地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华老师说:“真的!麻烦你这几天不厌其烦地给我们改图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改图,南湘分明是重画的,要不是她喜欢画图,她都要骂人了,此时笑着调侃:“哎哟,你们可是定了,赚你们几块钱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南湘,这可不是几块钱的事儿,这次是一千多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南湘没明白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华老师说:“之前不是和你说,就做两套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南湘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改的?”

    华老师笑着说:“我们校长说了,做六十套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南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六十套!”

    南湘确认一遍:“你是说上衣、裤子、鞋子和红领巾,六十套?”

 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