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年代文男配的极品前妻重生了 > 7、第 7 章

7、第 7 章

目录

    第七章:想法

    皮皮小声说: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糖糖跟着小声说:“妈妈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南湘回头看两个孩子,惊讶地问:“你们想跟妈妈一起?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南湘笑了。

    昨晚两个孩子要和她一起睡,今天又要跟着她。

    这是越来越爱她这个妈妈了啊。

    她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和幸福感,她毫不掩饰地说:“真的呀,妈妈好开心呀,妈妈就喜欢皮皮糖糖勇敢说出想法的样子,也喜欢皮皮糖糖爱妈妈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抿着嘴,嘴角都扬了起来,小身体开心的轻轻晃悠。

    南湘笑着向皮皮糖糖伸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皮皮糖糖拉着南湘的手,从牛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母子三人一起走向红梅制衣店,听到里面吵嚷声更大了,走进去就看到梅红梅正和一男一女吵起来,好像是为了小孩子的一双鞋子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红梅制衣店不但卖衣服做衣服,附带着卖几双鞋子。

    两个客人从梅红梅这儿买一双儿童布鞋之后,穿了两次就开线了,他们过来和梅红梅换货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三个人是怎么沟通的,就这样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谁也不相让。

    吵的其他客人都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南湘大致了解一下情况,但是不明白具体发生什么事情,走到梅红梅跟前问:“梅姐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梅红梅看一眼南湘,顺了一口气说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湘微笑回应。

    梅红梅看一眼两个客人说:“我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南湘问:“是不是因为鞋子的事儿?”

    梅红梅按了按额头说:“不是,是家里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南湘扫一眼两个客人问:“那这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要换鞋子。”

    南湘看一眼鞋架上:“店里没有同样的鞋子了?”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是啊,都是老主顾了,他们儿子穿了鞋子就喜欢乱踢,这已经是第三双了,和他们说下午缝,他们非得让我马上给出办法,半天也不愿意等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们缝结实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时间啊,我都烦死了。”梅红梅皱眉说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梅红梅家中是出了不小的事情,不然梅红梅不会这么烦躁,南湘看看两个客人,对梅红梅说:“梅姐,要不我来给他们缝一缝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缝鞋子?”梅红梅问。

    南湘点头。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鞋子和衣服是不一样的,需要力气的。”

    南湘笑了笑,说:“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南湘把皮皮糖糖送到缝纫机前,接着走到两个客人跟前说:“大哥大姐,你们好,我是这个店的店员南湘,今天梅姐家里有点事儿,说话有点冲了,你别介意,鞋子开线了,我来缝一下,你们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两个客人本来气冲冲的,一看南湘面带微笑,明艳中透着舒适,说话又中听,顿时气消了大半,再加上他们和梅红梅本来也就熟,不过起个争执而已,争执解决了就没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这个南湘可以吗?

    南湘说:“我缝的肯定不错。”

    男客人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说:“行吧,你缝吧。”

    女客人把鞋子递给南湘。

    南湘接过来鞋子,鞋子表面是干净的,泡沫鞋底也刷了一遍,看的出来两个客人是清理过的。

    她目测布鞋的大小,估算出两个客人的儿子正是猫嫌狗不待见的年纪。

    难怪两天就把鞋子穿开线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拿起桌上的剪刀,直接将鞋面拆掉。

    男客人赶紧阻止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女客人说:“你怎么给拆了?”

    梅红梅闻言也看过来。

    南湘不疾不徐地说:“拆了再缝。”

    男客人说:“这也太费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女客人说:“缝了还是会开啊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白了两位客人一眼,转而看向南湘。

    南湘笃定地说:“除非人为,不然鞋子破了也不会开线。”

    两个客人不解。

    梅红梅好奇地看着。

    南湘从地上捡起两根细窄的布条,一根覆盖鞋底底面的针脚,一根夹在鞋面和鞋底上面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整个鞋子有布条、鞋底、布条和鞋面四层。

    这时候南湘才戴上顶针,拿起大针,按照鞋面上原来的针孔下针,好在这双鞋子是泡沫鞋底,下针轻松,缝起来也特别快。

    她动作娴熟地走了一圈针,又回了一圈,一只鞋子就缝好了,她按照同样的方法缝另外一只鞋子,很快地,一双鞋子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样式一样的一双鞋子,可是经过南湘的手,就是感觉鞋子变好看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结实很多。

    两个客人特意用手大力拽鞋面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!”梅红梅赶紧阻止:“你们给拽坏了,拽坏了可算你们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拽不坏的,结实着呢。”男客人满意地说。

    女客人跟着说:“这也太结实了吧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没好气地说:“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吗?”

    两个客人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男客人说:“早这么做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南湘接话:“早这么做,就不是这个价格了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本来很窘,她做鞋子确实不怎么样,就是觉得卖鞋子挺赚钱的,抽空按照自家人做鞋子的方式试试,确实不知道加布条可以增加结实度。

    正不知道怎么面对男客人的话时,想不到南湘给了她台阶下,她心里一松,立刻就接着说:“是啊,一分价钱一分货啊,这样的做工肯定要贵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男客人说:“要是这么结实的话,贵一点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女客人附和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接着说:“那下次就给你儿子做这样的鞋子。”

    两个客人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转眼间红梅制衣店的火药味因为南湘而全部散了,两个客人又和梅红梅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男客人说:“你这个店员不错。”

    女客人说:“能力很强啊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骄傲的不得了,她可以最先发现南湘实力不凡的。

    男客人说:“那我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说:“让你们家儿子消停一下,这下鞋子再坏了,就不给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

    两个客人开心地走了。

    梅红梅回头看南湘。

    南湘笑了笑。

    梅红梅轻松地说:“南湘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南湘笑说: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双鞋子,我给你算提成四毛钱。”

    南湘穷的都快吃不上饭了,自然不介意多拿一点提成了,很自然地说:“谢谢梅姐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这是你应得的,话说,你真的会做鞋子?”

    “我会。”南湘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厉害啊你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做的很好,我要是能够做这么好,多卖几双鞋子,我就多赚点钱了。”梅红梅说。

    “梅姐,你已经很赚钱了啊。”南湘说。

    梅红梅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南湘感觉梅姐有故事,引导着问:“梅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梅红梅欲言又止,转而看着南湘精致的脸蛋,莫名其妙地就产生信任感,说:“赚钱不够花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你赚钱很多啊。”能开出一个月二十块钱的工资,每个月赚的肯定不少的。

    “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我家那口子生病,吃药跟吃钱似的,我每天忙的脚不沾地,都送给医院了,今天早上我婆婆又摔了一跤,摔骨折了,又进医院了。”梅红梅说。

    怪不得梅红梅脾气那么差。

    “这也花钱,那也花钱,可是不花……我家那口子对我真好,从小就对我好,做家务,带孩子,干农活什么都包了,就知道心疼我,谁知道就病了呢。”梅红梅眼睛微红。

    南湘好奇地问: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心脏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是可以治好,就是医药费特别贵,所以在攒钱,但是要花很多钱,要是平常人家,我这个小店已经可以吃好喝好了,可是现在对我来说,实在赚的太少了,我也只有能力招一个店员,多了我也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梅红梅要哭了,南湘走上前拍拍梅姐的肩膀说:“梅姐,不要难过,日子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吸下鼻子,稳了稳情绪:“和你说一说,我心里好多了,不说了,干活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转身朝柜台走。

    南湘想了想,到底喊出了声:“梅姐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回头看南湘。

    南湘拉过皮皮说:“皮皮,把鞋子给梅姨看看。”

    皮皮立刻伸出小脚:“梅姨探。”这双新鞋子已经令他美了一天了。

    南湘笑说:“看,不是探。”

    皮皮重复一遍:“梅姨看。”

    梅红梅看一眼皮皮脚下的鞋子,是泡沫底儿,边缘上了一圈布条,鞋面是交错的布条,整个鞋子看起来凉爽又轻便,她忍不住说:“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南湘问:“梅姐,你愿意给孩子买这双鞋子吗?”

    梅红梅回答:“我都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